人工智能的未来之路

2016-06-26 20:48 编辑:admin 来源:代写论文 浏览:
  约翰·马尔科夫(John Markoff)是《纽约时报》高级科技记者,被誉为“硅谷独家大王”。他对互联网发展有着惊人的洞察力与敏锐度,并长期专注于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报道。2013年,他因为关于劳动力与自动化的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。2016年1月,本刊就人工智能对商业、社会以及企业发展的影响对马尔科夫进行了专访。 
  TBR:您在信息科技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报道,您的新作《与机器人共舞》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有着很深入的讨论。为什么您对科技,尤其是机器人如此感兴趣? 
  马尔科夫:我从80年代就开始研究硅谷。1979年,微处理器刚出现,我读到一本英国人写的书,它提到微处理器将引发一场革命,会改变整个世界,这个观念立刻吸引了我。当时的个人电脑其实还没有到商业化的阶段,很多人研究它更多是出于兴趣。而我和创造了整个个人电脑行业的硅谷人一起长大,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个概念深挖下去。 
  飞利浦有家做剃须刀的工厂,本来想建在中国,最后建在荷兰。我在其荷兰工厂看到非常灵活的机器手。那些机器手瞬间就穿过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小孔,永远不用休息,那场景给我的印象太深了。我想机器人会越来越大量使用。 
  TBR:您出生在硅谷的重要城市派洛阿尔托(Palo Alto),当年您住在那里的时候,硅谷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? 
  马尔科夫:我家离苹果创始人史蒂芬·乔布斯(Steve Jobs)的房子只有一街之隔,还当过那家的报童,不过那时候乔布斯还没有住进那房子。惠普创始人比尔·休利特(Bill Hewlett)的儿子和我是同学,我们成天都能接触到电脑。当时的惠普对硅谷影响巨大。乔布斯就从惠普的发明中获益良多。 
  那时斯坦福大学的校园氛围很独立,不像其他大学比如伯克利,他们校园间的学生社团组织很活跃。我年轻的时候,斯坦福校园里的理工气息很浓重,周围有很多美国国防设施的大型承包商,NASA研究实验室。上世纪70年代的斯坦福,营造了一个非:玫脑杏こ淌Φ纳缜。 
  TBR:您在书中提到在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)和智能增强(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,IA)中间有很大的差异? 
  马尔科夫:是的,这是两方信奉不同哲学的人,两个派系在一开始发展的时候就有截然不同的目标。人工智能欲使机器人能完全模拟人类的认知,让机器变得越来越智能;而智能增强更像人机交互,带着“增强人类”的目的,让人类“机械性延展”,它在设计时将人类放在中心。 
  TBR:这二者可能越来越融合吗? 
  马尔科夫:可以,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例子就是Siri。Siri就是利用AI建立强大的工具来帮助人类,人类在其中有很强的决定权。我的观点是,这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,将AI和IA分开是比较困难的。因为如果人类设计机器是想帮助人类自己变得强大,那么机器本身也会被人类改造得更为强大,来适应人类新的需求。 
  TBR: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强调AI或者IA的区别,只要能够更好地利用技术来服务人类,就可以了。 
  马尔科夫:是的。因为毕竟机器是人类制造的,无论是增强还是自动化,都是由设计的工程师来决定的。 
  充满人工智能的世界 
  TBR:您认为什么时候人工智能可以普及? 
  马尔科夫:现在已经有很多技术应用了,如在医疗方面。其实在我们生活中有最常见的机器人,比如说自动吸尘器。而且人工智能将来会像个人电脑一样。个人电脑作为一项工具,从发明后价格不断降到了所有消费者都可以接受的范围。只要市场不断扩大,那么人工智能,就会达到经济生产规模。 
  TBR:根据您的观察,人工智能会为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? 
  马尔科夫:我研究时发现,世界人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老龄化,抚养比的指标非常不理想。越来越多的人变老需要被人照顾,而能够照顾人的人会越来越少。在一些传统的国家,即使是在美国,30年前,老人都多与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。但是现在美国情况已经变得不一样了。现在老人们很多都会选择进入养老院,但这仍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。我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快速地成熟起来,来帮助社会更好地照顾这些老人们。 
  这个时候你说人工智能是好事还是坏事?我们把老人锁进一个根本没有人类照料的养老院里,这听上去是一件很缺乏人性的事情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通过虚拟空间、无线通讯等技术可以将各个养老院从各自独立的状态连通起来。即使人老得动不了,依然可以和远方的人交流。我相信技术还是可以为他们带来一些好处。所以人工智能可以通过帮助解决老龄化问题来影响经济发展。 
  TBR:那您觉得人工智能能否对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有所助益? 
  马尔科夫:这一问题将如何影响中国,我也很困惑,因为这会引起社会的很大变动。但是有人说,无论如何,这样的机器人依旧会在合适的时间进入中国。因为中国老龄化的问题其实比美国还要严重,而且看护的数量远远小于即将需要被照顾的人数。虽然中国传统观念根深蒂固,但是会不会做出改变也不得而知。这个地方我想说两点。 
  第一,中国很多传统的家庭可能现在都不会考虑将老人送进养老院,或者交给机器人看护,同样这也是美国社会激烈讨论过的问题。但是现实是,中国社会中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老人,而家庭将很难照顾好所有老人。很多年轻人必须要进入劳动市。蛭暇怪泄闹圃旌头⒄故遣欢锨敖,矛盾的是,老人又需要被看护。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,中国和美国遇到的问题是类似的。这就是我说的,机器人也许会在将来某个合适的时间进入中国。 
  第二,当时机器人在引入美国工业的时候,也遭到了很多的反对,很多人觉得要丢失工作了,特别是在经济衰退时期。事实上,引入机器人之后,情况好转起来。但我不知道中国的传统观念会有多么强烈,所以我不能确定。 
  TBR:那么除了帮助解决老龄化问题,您觉得人工智能还能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呢?
  马尔科夫:除了解决老龄化的问题,机器人也可以通过改善教育来影响社会。我认为人工智能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学习的方式。我喜欢看科幻小说,其中有个作者叫尼尔·斯蒂芬森(Neal Stephenson), 他在《钻石年代》(The Diamond Age)这本书中讲到一个父亲以她女儿为原型制作出一个化身,这是一个非:玫南敕。在美国,如果你成长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,那么你能在头两年内沉浸在大量的语言互动中,这些语言全部来自于生活。这样的互动对孩子的智力发育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。但是研究发现,低收入家庭里十分缺少和孩子们的这些互动。所以如果能有这些可以与孩子们互动的智能机器人,可能会使教育的起跑线更加公平。而如今已有希望造出一个可以陪伴孩子成长的智能机器人,这将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。 
  TBR:您认为大国间人工智能发展会有很大差距吗? 
  马尔科夫:我的观点是这一领域将变得更加扁平化,就像沃尔沃,它的生产公司遍布全球,以至于你很难讲他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公司。而且我认为国家之间的技术鸿沟也将变得更浅,一场由多国参与的技术竞争将很快来临。要知道,美国在下一代技术上还并没有垄断的优势。人工智能后最有意思的技术将是生物工程技术, 研究DNA,而中国人也早已开始研究这项技术。我认为创新的分散化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。 
  并且,我不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会落后。比如说,在今年的世界计算机视觉大赛上,中国的设计团队与微软、谷歌的实验室有很好的合作。我相信中国的设计师一定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,让机器学习变得更高效和准确,而这些都是世界领先的创新水平。 
  TBR:您曾预测,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比30年来个人电脑对世界带来的影响更大,为什么? 
  马尔科夫:因为互联网的作用,每项技术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标人群。同时,人类学习和机器学习也有极大的区别。有一个术语叫做云端机器人,让我非常感兴趣。如果所有的机器人是连接在一起的,那么只要一个机器人学会了,所有的机器人瞬间都可以学会。我想再次用Siri的例子。一个手机上的Siri学会了,所有手机上的Siri都会变得更好。这样的迭代成长速度将是非常惊人的。 
  争议中走来的机器人 
  TBR:您觉得人类和智能机器人之间关系的本质是什么? 
  马尔科夫:人类总是对自己不知道原理的东西感到恐慌。但是机器人毕竟是人类设计的,它们自己并没有独立的意识。机器人之所以变得强大,也是因为背后工程师设计的算法精妙。当有一天,我们身边到处都是机器人说话时,我们也可以将它们设计得只可以讲真话,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欺骗,不会被操控。 
  TBR:我们日常生活中到处都在利用计算机算法,简单的就有谷歌智能搜索、亚马逊推荐书单、垃圾邮件过滤、金融数据分析系统,等等,您说的人工智能和这些有什么不同? 
  马尔科夫:他们是不同的,简单说,人工智能会带着立场。我们得有意识地去想,这个机器是站在自己这一边,还是为其他人服务。所以关于刚才那个问题,对于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,我真正担忧的是,究竟是谁在建造这样的机器。在美国,随着机器变得越来越强大和有影响力,这将是一个越来越尖锐的问题。 
  比如说,Facebook的一项研究显示,机器的算法将影响选举投票的结果。因为软件的算法可以决定你将呈现给人们什么样的信息,而这些信息将会影响人们的选择。所以当我不了解是谁在为我筛选和呈现信息时,其实是机器在帮我投票,或者说是这个网络(如Facebook)在帮我投票。而这对美国的民主发展来说将是非常危险的。同样,人们是购买产品A还是产品B,其实网站背后会有很多数据来研究你的行为,他们可以引导你做出他们想要你做出的选择,那这就不同了。 
  TBR:您在书中也提到,人工智能涉及到很多伦理层面的问题。 
  马尔科夫:是的,我们人类怎么设计机器人,它们就怎么做,所以关键是由谁来设计,怎么设计,这其中也包含了信任的问题。通过无人驾驶车的例子,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,也就是司机是否该信任无人驾驶车或信任工程师写的程序。这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,正如美国那场著名的争论:电车难题(Trolley Problem),当惨痛的牺牲在所难免时,该如何选择?无人驾驶汽车程序应该设计保证车里人的安全,还是保证行人的安全?换句话说,作为同时是行人也有可能是车主的你,愿意生产商制造哪一款车?这就是伦理方面的问题。 
  TBR:这些伦理问题会不会对人工智能的商业应用有影响? 
  马尔科夫:肯定会有影响。而且伦理问题肯定是必须首先考虑的问题。美国有一些人是非常讲究原则的,他们对人工智能非常担忧,害怕人工智能会做坏事。就在今年一月,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和其他硅谷的创业者、技术员在洛杉矶发起了一个研究项目, 研究如何让机器为人类做好事,也就是建造一个能做出符合道德要求的选择的机器人。这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。但像马斯克这样的人去思考这个问题,而不是光想着挣钱,是很重要的。社会问题是整体问题的一部分。 
 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在人工智能行业里,对伦理问题的关注程度比其他行业都多,这也是令人惊讶的。 
  TBR:若这些伦理问题没有解决,会不会阻碍人工智能的发展? 
  马尔科夫:不管上述的伦理问题有没有被解决,我们都已经建立起了机器,而且正在使用。这些伦理问题暂时还并没有阻碍人工智能的发展。不管是无人驾驶车,还是自动化武器系统,这些武器系统可以自主确定是否发起攻击或杀生,但即使这样,还是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研发这样的武器系统。 
  TBR:很多人担心智能机器人的普及会带来失业率的提升,甚至社会动荡,您怎么看? 
  马尔科夫:在我刚开始研究的时候,我也非常担心。很多人工智能的反对者都会说,它们的出现会夺去我们所有人的职位。我之前有报道过一篇文章,讲一个软件如何代替了律师。这样的软件可以代替人来阅读文件。很明显机器阅读要比人类阅读做得更好。特别是大型的法律事务所,里面雇佣了成千上百个律师,他们要阅读上百万的法律文书,而这些问题都可以被软件解决。我逐渐开始相信,人工智能技术将会逐渐替代很多人类现在的工作。是的,他确实会减少很多我们现在的职位,他可能会使上百万的人在一夜间就丢失了工作。当然,就在前6个月,已有一系列的研究发表出来,证明人工智能的影响正在逐渐放缓,特别是那些能一夜之间带来巨变的影响,我们可以不必像之前那样恐慌。

    热门论文

    随机硕士毕业

   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

   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